首页  »  

情色笑话

  »  为你解衣


她叫莲

和她相遇并非偶然

2003年

北京某大厦,我工作于25层的某个公司,而她所在的公司就在23层。

我几乎每天都是在8:50左右到达电梯,也几乎是在每天的同一时间她和我同时挤进电梯。

不知从什么时候我开始注意她,进电梯后她喜欢靠边上站,很安静,不去理会电梯里的嘈杂,偶尔会邹邹眉头!她应该是比较吸引男人目光的一种女人,身高165左右,身材凹凸有致,胸很大 屁股很翘,眼睛里似乎透着一丝丝柔情,只是表情看上去比较僵硬,在我看来这是漂亮女孩子特有的一种高傲,我不喜欢和这样的女孩子套近乎,但却很喜欢去欣赏,大概男人都会有这样的心态。

和莲的故事应该是在非典时候开始的,所谓开始也不过是有了第一次说话,尽管只是简单的一句话!

3月份的非典,让人惊恐不已,好多单位都将员工的办公地点搬进了自己家里,我们公司也不例外,每周去公司开一次例会,而后带着领导分下来的一大堆任务各自回家开始一周的工作。某个周一,跑进电梯时已经9点,迟到了……迟到了……心里嘀咕着,电梯里面总共只有5、6个人,莲就在其中,当我和她四目相对时她竟然冲我笑了一下,这让我有些意外,我鬼使神差般地靠到她身边,马上一股清幽的香气扑进鼻孔,浸透心肺。我也冲她笑了一下说:你们还在按时上下班?这是我和她说的第一句话,她点点头,没有说话!只是看得出她脸上有一点点的绯红!电梯到18层时,其他人都下去了,只有我们两个,我突然感觉有些压抑或是尴尬,当电梯关上后她拢了拢头发看着我说:这些天都没看见你是不是你们公司也放假了?我回答说:是呀  是呀!她接着说:你们公司真好!说话间电梯已经到了23层,莲下去了,她出电梯的时候转身对我说了一句拜拜!我竟然有些不知所措,其实我对女人并不免疫,和女人说话会脸红,特别是漂亮女人。

就是在我惊慌失措和茫然中和莲完成了第一次的言语交流。

而后知道非典过去,公司恢复正常上班,才又一次碰见她,再次在电梯里遇见我已经没有了第一次的不知所措,而是变得随意起来。不知是有意或是无意,我们两个总是会在早上碰到一起,共同挤进电梯,往往她会站在我身后拽着我的衣服,(后来她告诉我是因为每天挤公交时前面的人总会故意往后靠占她便宜)

其实这样我并没有什么其他想法,和她说话也很少,不过是在电梯里聊上几句。

某天中午,吃饭时间,收到莲的信息,“你到23层楼梯间来,有事找你”我下楼,在楼梯间里看到莲,她看到我后脸有些微微发红,然后对我说:我昨晚上做的排骨,今天拿来做职工餐,很多,我吃不了 咱两个一起吃吧!说着她拿了报纸铺在楼梯间的阶梯上,将饭盒打开,递给我一双筷子,至此我们才算有了第一次的“亲密”接触。至此我似乎明白了她的用意,晚上为了回敬她,我请她吃了一顿饭,也仅仅是吃饭而已,我从来都是对女孩子话少,用餐时我们基本上很少说话,饭后我打车将她送回家中。于是在以后的一些时间里中午饭都是我和她共同解决,有时是她带饭,有时我们共同去饭店解决,这些时间我表现的还算比较君子。

一周后的一个周末下午,莲给我发来信息,说要和我晚上一起吃饭,我当然不会拒绝,下班后第一个窜出办公室,急匆匆的冲进电梯,在一楼大厅等她,很久后才看到她慢悠悠的向我走来,看我站在那里 她向我解释说:怕公司同事看到,所以故意晚了一会。我笑笑表示理解。她问我说“你想吃什么?我请你!我说:那很不好,怎么能让你请呢!还是我请你。她说!没关系的!不管谁请,先说你想吃什么?我笑笑回答说:排骨!她扭头看了我一眼说:”真想吃吗“我说:当然,她说:好吧 要不跟我回家我给你做吧!我当然是不会拒绝的,因为她曾告诉过我,父母都在国外,弟弟读大学,家里只有她一个人住。我们去市场买了些菜,到家后,她对我说,你随便一些,我去做饭,说着就脱掉外套系上围裙走进厨房,而我坚持和她一起做,给她打个下手,烧饭时,我洗菜切菜,她负责烧菜,期间我向她开玩笑说:莲,你看咱们这样是不是像一对夫妻?她没有回答,但我分明看到她的脸很红,或许是燃气灶映红的吧!我当时想

饭后!我们坐在一起看电视!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这时的天已经很黑了!我觉得这样两个人太尴尬,就提出说要回去,她看了看我说:再陪我一会吧!我没有说话,还是陪她默默的看电视,突然她对我说:今晚能不能不回去了,我自己在家很害怕,经常晚上吓的睡不着觉!对于她突然的这样要求,我有点无从回答,还没等我说话,她接着又说:”你睡另外一个卧室“我当时还在茫然之中,只是混沌的点了点头,她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拽着我的胳膊说:”你真好,你真好“而后她也觉得有些失态,就赶紧的将手缩了回去。一直到晚上9点多钟,我们都没有再说一句话,一个电视剧已经结束,她起身走进卧室,随后拿了一套睡衣递给我说,这是我弟弟的,你能穿,先去洗澡吧!她把热水给我调好,我匆匆洗了一下就出来了,这时她正拿着自己的睡衣坐在沙发上,看我出来她起身也向浴室走去,进去时转身对我说:我把衣服给你洗了吧!我一听突然大惊,要知道我内裤还裹在衣服里,急忙跑进浴室,将衣服拿出来说,不用了 不用了  她这时伸手去夺我的衣服,说:没事  我的也要洗就给你的一起洗了好了  明天早上就能晾干了,这时由于两个人撕扯将我的内裤扯了出来掉在地上,她这时的脸变得通红,从地上捡起来说:”没关系,我经常给我弟弟洗内衣的“说着抢过我手中的衣服,把我推出门外!到这时其实我也没有太多想法,我尴尬的走到客厅坐下来。

半个小时后,她出来了,对她的冲动也是她从浴室出来的那一刻突然爆发的,她已经换上一套丝质睡衣,湿漉漉的长发披在肩上,似乎我能看到她没穿内衣,有两绺头发搭在胸前,正好盖住乳房,她边拿毛巾擦着头发边歪着头冲我笑,而后径直走到沙发边坐到我身边,这一次她离的我很近,此时的我有些心猿意马!小弟弟也禁不住的抬起来,但她似乎没有注意我,只是用毛巾一遍一遍的擦拭头发。

当她擦完头发后,看着我说,你困了吗?困了就睡吧,卧室已经给你铺好了,说完她指着一间卧室,我连忙说:不困  她笑了笑没有说话,突然空气有些凝结,我的呼吸竟然变的粗重起来,这时的她竟然往外挪了挪身体,我没有动,只是再也管不住自己的手,下身还在昂立着,我慢慢将手按到沙发上,然后轻轻的向她伸了过去,而她似乎也是有意,这时也将一只手按在沙发上,我的手一点一点地往前探索,终于我碰到了她的手,这时他突然将手向后撤了一下,我看到她的脸已经是粉面桃花了,我没有敢再动,只是将手放在那里,也仅仅是只有是几秒钟时间,她轻轻的将手往我的手边挪了一下,这样已经碰到我手指,也就是这一下鼓励了我,我突然仅仅抓住她的手,她没有动,只是抬头看着我,脸越来越红,然后轻轻地低下头,我这时已经不能再控制自己,我放开她的手,揽住了她的肩膀,另外一只手也过去,这样就已经是将她抱住,她没有任何反抗,只是将头埋在我的肩膀。

这时的我已经失去任何理智,开始用嘴去探索她的嘴唇,她只是紧紧的抱着我,不把头抬起来!在我几次想去吻她都没有成功的情况下,我突然觉得这样做好像不太好,于是我放弃了,只是紧紧的抱着她,过了一会,抬起头看着我说:”咱们去里面吧“我本来已经被浇灭的欲火突然又被点燃,我使劲的点点头,她说:别急好吗?说着她站起身牵着我的手向卧室走去,走进卧室  我又一次疯狂的去抱她,用下身去顶她,她把我推开,然后对我说:等一下!说完就走出屋去,这一下我彻底的凉了,小弟弟也迅速的萎缩下去,我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呆呆的坐到卧室的床上,正在我胡思乱想时,她从外面进来了,只是让我意外的是,她竟然将职业装穿上了。我更是捉摸不透了,她的脸还是绯红,走到我的身边,拽起我说:亲爱的,请你帮我脱掉衣服好吗?我一直梦想有一个我爱的男孩能脱掉我身上的职业装然后我将自己全部的交给她!这时的我似乎有些明白,但又的确不明白,我只是点点头,她将头发都拢到脑后,站在我面前低下头,我这时轻轻地将她衣服纽扣一颗一颗地解掉,当全部解完时,她乳房想弹簧一样从里面蹦了出来,的确很大,正要我去解她的胸罩时,她轻声说:还有裙子,于是我又将裙子解开退下,粉色内裤能看清包裹着的阴毛,当我脱完后,她轻轻的躺倒床上,当我扑到床时,她已经闭上了眼睛,温柔的对我说:我帮你脱  她闭着眼睛将我的睡衣脱掉,当他为我脱睡裤时,我昂立的小弟弟,腾地一下就跳了出来,她碰到了,也就在这时我突然握住她的手将手按在了我的小弟弟上面,她突然颤抖了一下,然后轻轻地握住,这时我自己将她为我脱了一半的睡裤退下。

她握着我的老二竟然有些不知所错,只是喃喃地呓语说:好大  好大  会疼吗?这时我才想到她可能是个处女,但这时的我已经顾不了许多,手已经按在她的乳房上,她说:帮我解掉吧,还有内裤,等她说完我已经将她的内衣都脱了干净,她还取笑我说:这么心急。这一次我已经没有温柔,手在她硕大的奶子上揉搓,然后我让她握着我的鸡鸡套弄,她似乎也领会我的意思,上下来回套弄,我的在手乳房上也没有闲着,然后将嘴凑了过去,而手已经往下身探索下去,当我摸到她的小穴时,已经泛滥,她的呼吸也已经达到窒息,这时她将我脑袋从她胸前拉回到上面,用嘴堵住了我的嘴唇,我们疯狂的接吻,我的舌头贪婪的在她的嘴里搅动,我的手指已经探进密穴里,她抬高屁股迎合着我手指的抽插,啊……啊……啊……嗯……嗯……嗯……呻吟声已经充斥了这个房间。

她的手还在紧紧的抓着我鸡鸡,疯狂的接吻后我的脑袋重新埋到她的胸前,用嘴唇轻轻的触碰她粉红色的乳头,而她放开我的鸡鸡,两只手紧紧的按住我的脑袋,啊……啊……啊……啊……的叫着,我开始用舌头轻轻的往下探索,当我用嘴唇堵住她的阴唇时,一面大力的抽搐,一面喊着:脏……脏……我没有理会,伸出舌头探进她的密穴,突然 她用力的抬高屁股,大声的!啊……了几下!小穴里有一股热流抵住了我的舌头,我知道  她高潮了,我没有停,使劲的探了几下,这时我嘴角上已经挂满了她的淫液,我又一次爬到她头上,将舌头伸进她的嘴里搅动,她用力的吸允着,过了一会,我问她:甜吗?她嗲声说:讨厌,坏死了!我又问:舒服吗?她轻轻的嗯了一声没有说话。我这时的鸡鸡已经涨的不行了,有些疼,于是我轻轻的咬着她的耳朵说:我想进去!她扭过头去,嗯了一声,我让她抓着我的鸡鸡,送到她的洞口,我轻轻的插了进去,她的身体再一次抽搐起来,啊……啊……啊……啊老公……老公……我原以为会碰到障碍,却很顺利的进去了,这让我有些失望,不是处女!

她紧紧的抱着我的身体,摇晃着脑袋,我用力的抽插,来来回回上上下下,可能是我好久没有做爱的缘故,有10几分钟的时间我已经坚持不住了,就在最后一下,我用力的将我的小鸡鸡插到她的最里面,一泻如注,我瘫在她身上,她也紧紧的抱住我好久没有放手。

当我的鸡鸡从她的洞口划出来时我才起来看看床单,竟然湿了一大片,她躺在床上,眼睛还闭着,我躺在她身边,问她:舒服吗!她回答说:好舒服,原来做爱这么舒服。我问:你以前没有做过,她摇摇头,我不置可否

我休息了一会,摇了摇似乎已经睡着的莲,她转过头看着我,只是笑,我捉住她的手将它按在我的小鸡鸡上面,上面还有她的淫液,她突然说:你教我怎么弄吧,我会让你满意的,我有些惊讶的看着她,她红着脸说:讨厌!别这么看着人家 ,我笑了,说,你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吧!嗯……!她沉思了一下,将头埋在了我的两跨之间,用嘴舔我的鸡鸡,经过刚才她的手的抚摸再经过现在用嘴一含,我的小鸡鸡又一次听话的站了起来,突然的勃起将她的嘴撑的有些受不了,她吐出我的鸡巴说:好腥,这么大哦!把我的嘴都撑破了!我笑了笑,说:我能射到你的嘴里吗?她有些不懂的看着我,我接着说:就是将精液射到你的嘴里,她连连摇头说:不好,不好,好脏哦!我说没事的,都是蛋白质,就像牛奶一样的,她还是不相信的摇了摇头,后来她说,你教我吧,你怎样舒服就教我怎样做,我说好,然后我教她怎么舔我的鸡巴,让她将屁股对着我,我也同时给她口交,她学的很快,一会舔我的马眼一会吸我的睾丸,我舔的她也舒服,这样有半个小时,我又有些受不了了,鸡巴有些抽搐,我并没真想射在她的嘴里,想从她嘴里退出来,可是她抓着不放,突然她将我的鸡巴顶在她舌头上,我一下就缴械了,射了她满嘴,这时我突然使了个坏,不等她吐出来,就用手捂住她的嘴,这一下将她呛了七荤八素,最后不得不全不咽下去,然后转过身来,冲使劲的挥着拳头大声喊着:你这个坏蛋,你这个坏蛋,不好喝,好腥,太腥了。我大笑着。她又扑在我的怀里。

这时已经12点多了,我们就这样赤裸着抱着聊天,我揉着她的咪咪  她握着我的大鸡吧!我问她,为什么要穿上制服让我再脱掉,她回答说只有这样我才觉得自己完整,我的生活每天都是亮点一线,除了睡衣就是制服,然而我穿制服才是最正常的样子,所以我想让我爱的人从里到外都占有我,我点了点头,然后又问:你以前没做过吗?她说没有,我问:那……?我没有再问下去,我觉得没有必要,她不停的追问:那什么  那什么,我说没什么,她接着说:其实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看着她,她红着脸说:我说了你别笑我:嗯  我点点头回答说。她接着说道:其实你想问我是不是处女,我是处女,但处女膜是我自己弄破的,我有些惊讶地看着她,她看着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那时候我才18岁,就是觉得自己用手口下面很舒服,就经常扣,又一次我不小心就自己扣破了。说完她还看着我对我说:不许笑。我没有笑,只是心里有种莫名的感觉,我该怎么办,我要负责任吗!我又能如何负起这份责任!

她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说:你不用为我负任何责任,我也不会要求你,我爱你,从很早就爱上了你,我做的都是我自己愿意的。我无话可说。

就在当晚,我在半睡半醒之间,感觉我的小弟弟又硬了起来,原来是她没有睡着,竟然又用手为我套弄了,当然我也不回放过她,这一夜我们就是做爱,然后聊天然后再做爱,到天亮我们才又睡去。下午起来我带她去买了紧急避孕药。晚上胡乱吃了些东西,还是做爱,整个周末我们基本上都是在床上度过的,初尝禁果的莲似乎对做爱有着迷恋,总是喜欢摸我的鸡巴,在床上又总是亲着我鸡巴,还大喊着:我要喝  我要喝。

后来我们去了趟海南,结果什么也没玩,整个7天我们几乎都是从宾馆房间里度过的,我带着笔记本,下载了十几部A片,我们变换着各种姿势,让她一次又一次高潮迭起。

我们的关系一直维持了一年多,后来她的父母将她兄妹两个接到了国外,我们也就慢慢的联系少了,开始会守在QQ上,在后来是发电子邮件,再后来就几乎断了,直到两年后,我又一次收到了她的一封邮件也是最后一封,在邮件中她说:

亲爱的,谢谢你带给我这么多的快乐,让我知道做为一个女人的幸福。我很爱你,所以我将我自己交给你,我知道你不能给我承诺和责任,我不勉强你,也不要求你。只要记得我们曾经是如此的深刻过  于。我就已经足够,希望你能过的好,希望你能找到你愿意负责人的女孩,忘不了你在床上带给我的欢愉。

真想让你再一次为我解衣。

爱你的莲        永远爱你

这是她的最后一封邮件    之后我发了无数封邮件给她都没有回复,知道今天  她就这样消失在我的世界里。

最后我想说明的是!其实我很爱她,非常爱她,她是我交往过最好的一个女孩,虽然我交往过的女孩很少,我也曾经对她说过我很爱她,但我却无法给她任何承诺,我是一个北漂者,每天居无定所,游来荡去,她曾经说过她不在乎,但我又能如何让一个自己心爱的女孩跟着自己受苦,后她说是因为自己不值得我去负起责任,我无话可说。如果莲能知道,我愿意从现在开始,担负起我们共同的感情,共同创造我们两个人未来,我愿意现在,为你解衣!!

【完】